爬墙全职 此号停更 不送

© 牙十六岁
Powered by LOFTER

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

中原中也举枪的手平得很,端端正正从肩胛到食指尖成一优雅的直线,指腹抵着扳机向下用力:砰砰砰,十米开外黑白靶子上齐刷刷一排弹孔。中原中也来之前港黑还没有像模像样的训练室,深入基层的非法组织要什么训练室哦。结果这小祖宗到新单位第一天先和未来搭档打了一架,然后找到自己的负责人气势汹汹大有不答应就拆房子的气势,说,我要学体术!
好嘞!红叶纤手一挥,拉着小祖宗就往森鸥外办公室赶,刚巧碰见小祖宗的冤家大祖宗在挨训,脑袋上新绑了好大一层绷带。大祖宗太宰治低着头,看见小祖宗中原中也跟在尾崎红叶身后,跟看空气似的眼神直接扫过去,差点把小祖宗气得又冲上来打一架。没敢打成,因为黑心医生皮笑肉不笑地过来教他,审讯犯人的第三条原则是什么呀?
尾崎红叶不动声色把他往后一拉,别拿您对付太宰那套对付中也,这俩小孩不太一样。于是森鸥外喝着茶一个劲儿笑,说挺好呀挺好。太宰治又瞥过来一眼,他们俩四目相对,几秒之后一个哼一声一个切一声,一个说那边的垃圾打起来跟切菜似的,一个说那边的傻子耍起来跟逗狗似的。红叶看他俩那样,笑一声明白了森鸥外的意思,说,您英明,但是先把我们中也的训练室批了。

哦呦,被宠大的小祖宗中原中也,不该受的苦尾崎红叶是真一点也没让他受,差点活成一碗行走在港黑刽子手之中的心灵鸡汤。说要训练室,本来就想着顶多要一教室那么大的靶场和几个沙袋,谁知道森鸥外大笔一挥,中也要训练场地是吧,来,体育馆都给你建起来。好怕哦,霸道总裁港口黑手党,这么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真不是盖的,说要宠着小祖宗,唰唰唰那好大一场馆就建在了总部里头。就是底下小喽啰们好生委屈,辛辛苦苦抓了好多年的绩效一眨眼就没了,兄弟们白晒好多好多太阳啊。
太宰治好多年以后高升干部,碰巧听见还有人搁哪儿说,嗨呀这个训练馆就是给中原小少爷盖的嘛。这下不得了,多嘴的那位被霸道干部锁在审讯室两天两夜出不来,另一个听的被关在地下室里头饿了三天,好惨哦,最后甚至连中原小少爷——背地里起这绰号的人真是不怕死,可以颁个港黑第一勇者的奖给他——都跑去求情。中原中也说,你下手轻点,别把人给搞死了,到时候又有人说中原小少奶奶冲冠一怒为蓝颜。
呦,太宰治装出一副才看见他的样子,太宰夫人光临寒舍,小的恭迎您大驾!

太宰夫人,哦屁的太宰夫人,中原中也举着枪打靶子,哗哗哗一溜儿子弹下去那叫一个漂亮,后边围观大佬练枪的小迷弟们恨不得啪啪啪掌声雷动。只有太宰治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好清纯好不做作,跟看空气打靶似的切一声,高速气流路过唇齿振动发出声波攻击,biubiubiu,在场其他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刚才那奖应该颁给他!
中原中也回头冷笑,切什么切,残疾人没资格在这屋子里头出声。他嘲笑太宰治前两天出任务又摔折了手,都是这傻逼崽子自己作非要从窗口跳下去以显示港黑的帅哥们多么与众不同,刚开始中原中也给他吓死,求爷爷告奶奶地求他别给自己拖后腿任务搞完再放飞,太宰治非要拿出当年大祖宗的脾气硬是不听,就是要给人添麻烦。好气哦,小祖宗中原中也的脾气也上来,气冲冲说,你要跳就跳呀!
太宰治就跟为革命献身似的,也像下饺子似的,噗通一下就从窗口掉出去了。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玩脱了,不是这腐朽的糜烂的深陷红尘的躯壳要摔坏,中二少年太宰治凭着自己任性完仅剩那么一点点的情商想了一想:完了,这下小矮子真得要生气。

现在站在场馆里头,太宰治右手用绷带吊着,又不能吹它是勋章因为男人脸上的伤才是勋章,你们男人好烦哦都是人身上的伤为什么要搞歧视,我说手臂骨折是勋章就是勋章。现在太宰治晃着他的特大号勋章,理直气壮地用眼神怼回去:小矮子枪法太烂了啊。

你行你上。
中原中也收了枪,两手插兜一副吊儿郎当样,就是存心戳他伤口,好叫醒这个装睡的人告诉他傻逼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没手装什么逼,胳膊还裹着石膏在脖子上挂着呢,太宰治当然也知道按常理走自个儿没资格比比,但气人的本事怎么能输给小矮子,抬杠祖师一摸肚皮,脸上先堆出个兴致高昂的笑。
这时候中原中也刚好走到他跟前,熟门熟路一拽领带先给个额击制裁——这招数在中国的幼儿园里通常被称作铁头功。太宰治没坏的手也熟门熟路绕过中原中也后腰,往自己怀里一搂:

我就不上,我就比比,你咬我啊?

评论 ( 25 )
热度 ( 216 )
  1. 窥神者牙十六岁 转载了此文字
  2. 烟雨桃花。牙十六岁 转载了此文字